换肤
字体
换源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护眼模式 怀旧模式
A- 字体级别 2 A+
上一章
下一章
欲孽合欢
土豆小说网官方APP下载
第30章 演戏

第三十章 演戏

  顾纤尘仰着头,看着站在高台之上居高临下望着她的凌皓轩。

  她的话一出,全场掀起轩然大波,记者们眼中更是泛出狼光,紧紧盯着顾纤尘不放。

  那安静躺在她手心的纸团被放大,每个人都想冲上去捡起来摊开看个一清二楚,最好来个大特写,放上第二日的头版头条。

  许佩雯错愕的看着顾纤尘,始终挂着微笑的脸此时苍白了几分,不可思议的扭头看着凌皓轩,凌皓轩捏紧了几分她的小手,她这才安心了几分。

  而顾纤尘无心去管周围的噪杂,也无心去管许佩雯眼中的疑惑,她只是死死的盯着他的双眸,等他一个答案。

  凌皓轩的脸色难看,眸光暗沉,只略微沉吟几秒,他就讽刺的笑了起来,“为了阻止我结婚,编出这样的谎言,你以为我会信吗?”

  全场随着他声音的响起而安静了下来,顾纤尘原就无力的手颓然的放下垂于身侧,她挺直脊背僵硬的站在原地看着他,目光清澈而固执:“你是这样想的吗?为了阻止你结婚,所以我撒了个弥天大谎?”

  “顾小姐,今日是我和佩雯大喜的日子,我们小时候也算有几分交情,你这样来闹场,可想过要付出什么代价?”凌皓轩冷冷的看着她,目光之中尽是威胁:“一个在夜上浓妆夜总会坐台的小姐,跑来说怀了我的孩子,大家觉得这句话有多少可信度?你怀没怀孕尚不可知,就算怀了,就这么随便赖在我,是看我凌皓轩人善好欺负?”

  顾纤尘被他的话惊的往后跌了一步,险些摔倒在地上,台上的人真的是凌皓轩吗?真的是她一直记在心里,心心念念舍不得忘的少年吗?

  她痛苦的看着他,有些艰难的开口:“你就这么不信我?”

  “爱慕我的女人很多,我的助理接待过不少跑去公司自称怀了我的孩子的女人,可是自始至终,我爱的人只有佩雯。”说着,他转头深情的看了许佩雯一眼,许佩雯皱眉看着他,他很快又将视线转了回来,冷漠的看着她:“我知道你日子不好过,缺钱而已,好说,好歹我们从小有点交情。”

  说着,他招了招手,一个似是助理模样的男人立刻就赶了过去,听了凌皓轩的一句话,立刻就拿出一本支票簿,凌皓轩在上面龙飞凤舞的签下几个大字,而后扯下一张薄薄的支票丢了下来,那纸飘飘洒洒落在她的跟前,不多不少,一百万。

  “这钱给了你,我就当做慈善,请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和佩雯,更不要试图破坏我们的感情。”说着,他一手拥住许佩雯的腰,力道大的许佩雯皱眉,她仰头担心的看着身边的男人,嘴唇讪讪的动了动,却最终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好大方!”顾纤尘脸色苍白的笑了笑:“凌皓轩,如果我是真的怀了你的孩子,你会要他吗?”

  “如果是你这样的女人怀了我的孩子,那我一定不会留。”他一下从台上跳了下来,却还是比她高了一个头,近看他的表情,却是更加的冷漠无情,他捏住她的下颚,用残忍的声音道:“若这孩子是我的,立刻就去把他打掉,拿着钱滚吧,我对你已经够大方了!”

  “你爱过我吗?”她已然气若游丝,全身的力气仿佛被他残忍的抽走,她摇摇欲坠的站在他身前,始终仰视着他。

  “呵!”凌皓轩讽刺的一笑,眼神冰冷的睥睨着她的不堪模样,凑近她的耳朵极轻极轻的用暧昧语气呢喃:“爱你?就你一个出来卖的,也配?”

  他的声音仿若凌迟,字字句句,刀刀割进她的血肉里,他松开她,看着她颓然的摔在了地上,眼中全是冰冷。

  顾纤尘摔在地上,用尽力气爬了起来,将她带来的东西,全部,一点一点的装进包里带走,苏若说的对,她来,无非就是自取其辱,早就看到的结局,可她偏偏还要来。

  她无非就是想知道她在他的心里,是否有哪怕一丁点的位置,可是现在她知道了,他将那个女人保护的多好,为了保护她,不惜将她用尽所有勇气捧出的真心踩在脚下践踏。

  过往发生的一切,都仿佛只是一场梦,他当真是最好的戏子,她还没回过神来,他就已经计算好了一切。

  她将所有的东西收拾好,再起身看他时已经是泪流满面,凌皓轩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可是很快就消失不见,始终冰冷的看着她。

  顾纤尘却不知自己的狼狈模样,模糊的看着许佩雯站在高台上的高贵优雅的身姿,她自嘲的笑了起来。

  从前她就很羡慕,羡慕她能够笑容恬静的站在他的身侧,羡慕她总是那么温婉动人,高贵优雅。

  而台上的许佩雯见了她的笑容,心却仿佛被什么利器击中,她这个笑中含泪的样子,她为何觉得如此的眼熟,有什么东西快速的从她的脑海中滑过,可是她怎么也抓不住。

  就在顾纤尘转头的瞬间,从头至尾都没有出声的许佩雯忍不住开口:“顾小姐,我们是不是见过?”

  许佩雯盯着顾纤尘消瘦的背,只觉得熟悉,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是在哪里见过这样一个人。

  凌皓轩听了许佩雯的话诧异的抬头看着她,许佩雯常年在国外,最近这两个月才偶尔回来,她们什么时候见过?!

  顾纤尘的身子顿了顿,并没有回答许佩雯的话,只是将怀里的包抱紧,手中紧紧的捏着那化验单,见没见过,那还重要吗?

  在所有人哗然的声音中,她走出了那个大厅,她知道,肯定很多人都在取笑她的自不量力,都在骂她的无耻,她不在乎,她在乎的只是那个男人自始至终冰冷的双眸。

  他是天下最伟大的戏子,轻而易举骗走了她的心。

  凌皓轩的目光被她吸引,一直看着她的身影直到她消失在这大厅里,他的眼神落在地上那张百万支票上,心中没来由的一痛,他错了吗,难道她真的怀孕了?!

  很快,他又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怎么会这么凑巧,许佩雯怀孕,她也怀孕。

  这一定是她为了阻止他结婚而编出的谎言,这样惯有的伎俩他见过无数次,他不相信,绝不相信!

  可是为何,看着她的背影,他竟然没来由的觉得不安。

  而台上的许佩雯看着凌皓轩,眼中更是充满担心,这么多年以来,她从来不曾见他对一个人如此咄咄相逼,哪怕再讨厌,他也只会将对方驱逐出自己的世界,不动声色洒下大网,将对方赶至绝境,何时会这样劳心伤神不顾形象的用言语相伤?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相识十年,她从来不曾见他用这样的目光看过谁。

  她不由想起前几日,听说他竟然跑去一处破旧的楼房里搬了许多家具出来,后来又不见他用,通通让人丢去了二手家具市场回收。这样的小事他何须亲自到场,让助理去处理便可以,为何还特意跑了去,难道搬家是假,其实,他只是想去见某个人?!

  回来后见他脸色难看至极,浑身戾气连她也不敢随便靠近。

  他这些日子的反常,是否和这位顾小姐有什么关系?

  许佩雯猛地想到凌皓轩的话,小时候有交情的人,难道是凌皓轩曾经提起的那个小女孩吗?

  许佩雯不敢再去想,只觉得手脚开始冰冷,紧紧盯着凌皓轩的脸,直到他感觉到了什么,转头看向她,她却从他的眼中看出了几分慌乱。

  顾纤尘一路出了大厅,茫茫然往前走,脑子混乱的无法思考,眼前只有他冰冷无情的脸和他们紧紧交握在一起的双手。

  “小心!”

  突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道略带几分熟悉的男性声音,顾纤尘被一股大力往身后拉回,直直的跌进了一个陌生的怀抱,而一辆车子从她急急从她眼前驶过,险些要了她的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