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肤
字体
换源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护眼模式 怀旧模式
A- 字体级别 2 A+
上一章
下一章
你好毒
土豆小说网官方APP下载
46 第四十六毒

46第四十六毒

  “记得当时很难过,很愤怒,用力推了章真瞳一把;说起来运气真的很差,做坏事的时候,总能被看到。章某听说小妾发妻大会面,匆匆赶回家,正巧进门时看到把章真瞳推倒地上。现依然记得很清楚,他看到章真瞳坐地上哭的时候,脸上神色是多么心疼呵!

  “冲上去问他,那女孩是谁?是不是叫章真瞳?她说该叫章假瞳,她说才不是被爸爸爱的女儿来着!

  “没想要太多,只想那对和颜悦色安慰一句‘不是那样的,曈曈是爸爸心爱的女儿”就好。可是那却不耐烦的拉开,并且训斥说,怎么可以对妹妹那么凶,小小年纪就那样坏,第一次见面就已经懂得怎样欺负妹妹,不好好管教的话,长大以后还怎么得了!

  “哈!真可笑,做错事的难道不是他吗?他对妻子不忠,却要责备自己女儿不够善待他的私生女!多荒谬。当时伤心极了,放声大哭,那种被抛弃的感觉,至今不敢仔细回想半下,因为那种感觉,实太过心碎,每每回想过,晚上入睡以后必定会把自己从梦里哭醒过来。呵呵,想不到吧?其实也是会哭的,只不过不会前,而是躲连自己都不愿意面对的梦里头。

  “伤心极了,嚎啕大哭,可能哭声令他觉得聒噪和不耐烦吧,他皱着眉头不理,走过去只晓得呵护那妹妹。看到那母女俩以那看不到的角度奸计得逞地对扬着眉毛。恨不能冲上去踢她们几脚。这时妈妈走过来抱住。看到章某对待的态度,妈妈已经心灰意冷。她告诉那两个,做,天看,做什么事以前记得摸摸自己的良心,下半辈子做会不会觉得惭愧不安。假如没有了礼义廉耻,做什么*潢色小说 class12/坏事都觉得理所应当时,这样的活世上,已经同垃圾渣没有什么分别!

  “想这些话是妈妈一辈子说过最最凶狠的话了。她是那样一个温柔又贤惠的女子,从来都是微笑着的,从来不对说一句狠话,没有见过她对任何发过脾气。可是这样完美的妈妈,却被章康年说成‘没有感觉,日子太平淡,没有了恋爱的味道,再一起是互相折磨没什么意思,不如分手解脱彼此吧’。

  “妈妈毫不犹豫签了离婚协议,带着离开那个令伤心的家。她只拿回当年自己为章某交学费的那些钱,再多的,一个子儿她都没要。她说都已经变了质,谁还会去稀罕他那些脏钱?并且妈妈还说,章康年不过是想用金钱换一个心安,她宁可自己过得清苦,也不要让他得偿所愿心安理得的生活下去。”

  许瞳问顾辰:“妈妈是不是很傻?觉得妈妈真的很傻。可是她那样傻,说到底不过是因为心里依然对那个还藏有一分爱——虽然爱得很绝望,可是依然不放弃企图用自己的清苦去惩罚对方。可是,其实,都已经变心了,过得好不好,他又怎么会乎?”

  叹一口气,许瞳幽幽作结,“这就是要讲给听的故事了。这故事,从来没有说给别听过,连庞都不知道这其中的是非曲折。怎么样?听完以后是不是觉得,的那些愤怒过激的情绪,其实真的不算过分?”

  不等他回答,她抬起头看着夜空。

  顾辰站对面静静看着她。

  听她讲完自己身世,他只觉满心震动。

  一直以来,这女孩出现他面前时,都是狡猾倔强又强势的,她骄傲不羁的样子,总能激起他想征服她的欲望。

  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她坚强强势的外表下,是一段被亲生父亲深深伤害过的不堪过往,是一颗敏感脆弱受过伤害的心。

  她一定很期待自己可以被疼爱吧?

  一瞬间,他觉得她那样令心疼。心口好像被什么给揪着,一扯一扯的,令动容。

  他静静的注视她,不知不觉间,胸怀溢满怜惜。

  她掐熄了烟,双臂环抱住自己,依然抬着头望向天空。

  肩膀轻轻颤抖,面颊上铺满哀伤。

  她将双眼瞪得大大的,一眨不眨;睫毛却不停颤动着——她看上去似乎正竭力制止自己眨眼。

  也许是怕一但眨动起来,会带出许多水珠滚落吧。

  一瞬里,他的心柔软下来。

  他走到她身边,脱下外套,手臂一抡一抖,衣服已经搭落她肩膀上。

  “抖,”他若无其事地说,“披上它,就不会再冷了!”

  她抿着嘴巴不说话,眼波静静流转,认真而专注地看着他。

  外套两襟被他用力向着一起扯了扯。她被包裹得严严的,夜晚的寒凉一下被阻断肌肤之外。

  她温暖起来,不再颤抖。

  他望着她的眼睛,慢慢蹲下去。

  她注视他的双眸,随他渐渐矮下去的身形,由仰望一点点变到俯看。

  视线始终胶着一起。

  他的手从交叠的衣襟前松开,她还来不及做出反应时,已经一下滑过去握住她左脚。

  她“嘶”的一声呻吟,身体不由自主地瑟缩一下。

  他挑着眉低笑,“还以为是铁,原来也知道痛!女孩子不是最怕自己身上出现伤口吗?居然可以一整个晚上都对自己的伤口置之不理!”

  许瞳眼底闪过微光。

  她对他做出同样的挑眉动作,“又不是伤脸上,有什么要紧的?”

  “那为什么刚刚讲故事的时候,一直不停地晃这只脚?”

  听到顾辰这样问,许瞳看着他,轻眨着眼,对他绽开迷离又妩媚地微笑。

  “这点皮肉上的小伤,对来说,从来都算不了什么的!”

  她看得清楚,随着她的话,他眸心泛出怜惜神色。

  那伤口的确是算不了什么的皮肉伤,也不至于疼到令她晃脚。

  可是如果她不这样做,又怎么引他动容呢?

  她意想不到的情况下,他抬起她左脚,脱去她的鞋子,对着上面一道渗着血渍的伤口呵出一口气。

  热热的暖暖的气流,烘向她的脚背。尽管喝令自己要理智些,可依然阻挡不了那股触电一样的感觉,一路酥麻地从脚部直蹿向心口。

  她小小战栗一下。他条件反射一样立刻握紧她的脚。

  这一下似牵扯到她伤口,令她疼痛起来,于是她小小声“嘶”地吸一口气。

  他立刻放软手劲,将她的脚搁自己膝盖上,抬头看着她,扯动嘴唇笑一笑,“还是包一下的好,省得破伤风了,怨到头上来,怪说是带上天台吹的风。”他伸手从披她身上的西装口袋里扯出手帕,低下头为她包裹脚上伤口。

  她有些呆呆地。隔一会开口去问他,语调不羁,“干嘛突然对这么好?可怜?”

  将她的脚包好后,鬼使神差一般,他却没有松开它,反而用手掌轻轻拢握住。

  她全身肌肤都那样剔透滑腻,令一旦碰过就情不自禁有些着迷。

  她脚微凉,他手掌温热。他的暖融进她皮肤里,她的凉浸向他血脉中。彼此体温默默无声地夜色中纠缠交融。

  他抬起头,看向她眼底,声音低沉喑哑,“觉得大可以这样去想——是怜香惜玉!”

  她一下怔住,一时间竟然听不出他究竟是出自真心,还是戏谑调情。

  他面色有些温柔,忽然对她问:“还爱的父亲吧?”

  许瞳哼一声,摇摇头,“爱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有多恨他!”

  顾辰挑挑眉,对她的话不置可否,“不爱的话,又怎么会恨;记不记得要拍A|片那时候,告诉过,那时喊了爸爸。”如果不爱他,那时候的无意识之中又怎么会想起他、看到他、喊了他。

  许瞳歪着头,仔细想了想,回答他:“也许不清醒时,会爱他吧,不过爱的也是七岁以前那个假象。至于清醒的时候,对他一定是只有恨的!”

  彼此有了片刻静默。

  隔半晌,她对他轻轻地问:“怕不怕一夕之间,本来爱的,突然不再爱?好怕!那感觉实太可怕了,只不过眨眼功夫就被原本互相深爱的给抛弃掉,整个世界一下子就变得天翻地覆了。所以从七岁那时起,就这样对自己说:如果不想让伤害到自己,很简单,那就闭紧心房,把那挡心门以外。他走不进心里,就无法让伤心!”

  她看着他,眼底似氤氲着薄雾,视线变得温吞迷离。

  她对他轻轻地说:“不要有机会被伤害!所以顾辰,不要企图用对好来软化,不会上当的;知道,想征服而已,才不会给机会!不会让走进心里的!”

  许瞳知道,自己刚刚那一招有个很经典的说法,叫做欲擒故纵。

  她看到顾辰听她说完那些话,忽然掀动嘴唇笑起来。

  他看着她,伸出手去,掌心落她脸颊上,慢慢轻抚,“瑶瑶,原来真的很可怜!”

  许瞳就着他的手,歪着头枕向他掌心。

  忽然笑起来,笑容俏皮而妩媚,“这真是好坏!刚刚摸完家的脚,就又过来摸家的脸!”

  他想了想,反应过来她所说是事实,不禁也莞尔起来。

  “反正都是自己的,有什么好嫌弃的?”他挑着眉戏谑地逗弄她。

  许瞳专注地看着他,轻轻叫出他名字,“顾辰!”声音里似含着一丝引诱味道。她将两只手臂攀缠上他的脖子,十指交握他颈后,将面颊无比贴近他。

  随她的靠近,他喉结咕噜咕噜的滚动。

  她眼睛直直望向他眼底,嘴唇几乎已经厮磨到他的,对他嚅嚅低喃:“们做|爱吧!”

  话音袅袅的还没有落尽时,她已将自己双唇印他唇上。

  耳边似听到极低一声呢哝叹息。

  然后,她的嘴唇被他狂炙地吮吻起来。

  他一边吻她一边带着她站起来。她脚底发软,一下栽进他怀里。他两手滑向她翘软的臀部,将她一把从地上托抱起来,用力按向自己,碾动磨蹭着,压迫她的柔软感受自己饱涨的坚硬。激吻暂停,嘴唇稍离,他眼底燃着火苗,哑着声音,低喘地问:“这里吗?”

  夹缠得太过投入,忘记究竟怎样一路厮磨进大厦,当许瞳回神时,发现自己已经身豪华的总统套房内。

  这一次结束以后,许瞳带着疲累,倦倦地睡了过去。

  看着枕自己手臂上的白皙脸庞,顾辰心底泛起无限怜惜。抬手为她拨开黏颊侧的发丝,手指摩挲过她柔嫩的肌肤,心头好似有大团大团的雪块消融,原本的冷漠冰寒渐渐腻化为一滩热溶溶的水,缓缓地浸漫过五脏六腑,悠悠地钻入进四肢七窍,最终时化作一声满足喟叹,轻咛地溢出唇畔。

  望着她沉睡的脸颊,他几乎是有些情不自禁地凑了过去,将暖暖轻吻印她额头上。

  然后抱紧她,闭上眼,嘴角印着浅淡却清晰可见的几缕笑痕,拥着她一起入眠。

  夜半的睡梦中,许瞳半昏半醒间似听到顾辰起身。想他该是去了卫生间。她迷迷蒙蒙地又沉睡过去。

  再次微微转醒的时候,她感觉到他环抱着自己,呼吸均匀平稳,应该正熟睡。

  想到自己该办的事情,尽管意识尚半睡半醒间没有完全清醒,可意志力的控领下,她努力令自己轻轻徐徐地撩动起来,一条腿搭他身上,似无心般不停地来回磨蹭。

  他终于被她挑逗得张开双眼。

  这次许瞳依然没有让顾辰退到身外,她缠着他直到他释放自己身体以后,才肯让他退出去。

  一切结束时,她乏得骨头都酸麻,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能量消耗巨大,喉咙像燃着火把,干渴得要命。

  她挣扎想要起身,顾辰体贴揽抱住她轻问:“想要什么?”声音听上去饱含真切关怀。她不禁有了瞬间怔忪,愣一愣神才说:“喉咙好干!”

  他即刻起身,“别动了,去帮拿水!”

  实体贴得不得了,却也不忘同时调侃她一下,“是不是刚才叫得太厉害,恩?”

  她嗔恼的斜他一眼,模样说不出的爱娇怜。从他手里夺过杯子,她仰起头咕嘟咕嘟一口气直把一整杯水都喝得精光,喉咙里那种似被什么东西用力绷拉的干涩紧张感觉才终于得以消失。

  她躺倒床上,等他回来,偎进他怀里,枕着他手臂,把自己蜷成小小软软的一团,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看着她酣然香甜的睡颜,他不由自主微笑起来。拥着她软软身体,他的心仿佛也跟着一起变得软软的。

  这个女孩千变万化有许多副模样,此时此刻这娇憨一副,他觉得自己最为喜欢不过。

  胸口似漾起一股泛着甜味的满足感,这感觉实令心旷神怡。

  拥着她再靠紧自己一些,他也闭上眼睛。笑纹浅浅掬嘴角那里,很久都没有消失。

  它们随着他一起,怡然地入了梦。

  清早醒来,没有睁眼前,顾辰动一动手臂,微惊地发现上面竟没有一点被压迫的感觉。

  手掌覆向被褥间轻轻滑动,空空如也的床单上,没有半点影出现,也无一丝温度余下。

  心陡然一沉。

  皱着眉缓缓睁开眼,却猛然看到许瞳已经穿戴整齐地坐床边,正笑吟吟看着自己。

  不知为什么顾辰悄悄松一口气。

  原来她并没有提前离开。

  可再瞥她一眼时,却不由又悬回一口气。

  她虽然没有像以前那样,一夜春|宵后不等他醒来便立即拍拍屁股悄悄走;可是这样穿戴整齐的坐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不着寸缕的他尽情地灿烂微笑,两者比较起来,似乎眼下情形要更加诡异得多。

  带着心里诸多疑虑,他不动声色轻轻开口:“起得很早;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她笑眯眯看着他,心情似乎大大的好,“想做的事情终于得逞,兴奋得有些睡不着!”她对他眨眼,满脸纯真又俏皮无害的样子叫他,“顾辰,”神色忽地又变得凝重认真起来,“要告诉一件事:这世上,谁打妈妈的主意都不行!不论是谁,都不会原谅他!听说们顾家五代单传,丁有点单薄;不要紧,可以帮们添一添丁;说起来真是巧,昨天正是的排卵期呢!呵呵!不知道顾少,会不会介意自己的孩子流落外呢?”

  听她说完,顾辰脸色蓦地一沉。心头像被巨锤狠狠敲打过,麻痛而又失望的感觉一股脑涌向胸口。

  原来她又算计他!

  原来她昨晚百般承欢地勾引他都是别有目的的!

  怪不得她不让他射外面,怪不得她一次又一次反复挑逗他!

  原来她是想利用他受孕!

  还以为彼此之间终于有了几分真心真意的萌动,想不到她还是狡猾的用身体和情|欲利用他!

  一瞬里,顾辰心里百转千回。从没有被一个女如此地反复利用过,甚至是他已经有些动心以后;忽然之间,他似尝到了传说中,那种被叫做“受伤”的涩涩滋味。

  他慢慢镇定下来。再开口,声音寒冷得如同极地冰雪,昨夜那种种温存已经荡然无踪,“许瞳,”他不再叫她瑶瑶,直接喊出她的名字,“不见得会一次又一次地永远放过!这次又想玩什么招数?想要别娶章真瞳,换成自己嫁给吗?”他嗤然冷笑,“该知道,不会受女这样的威胁!”

  许瞳连忙竖起手指他面前,轻轻摇摆,丝毫不惧怕他的冷言冷语,“不不不!顾少您误会了!想,等把孩子生下来以后,您不见得能够心狠地做到对他置之不理是不是?就想知道,您这边牵挂着的孩子,那边章真瞳她肯不肯给的孩子当后妈;或者章康年肯不肯放着孩子的爸去娶孩子他妈的妹妹!假如她们肯,呵呵,那可好得不得了,他们不憋得内伤才怪呢!顾少您放心,是绝对不会想要嫁给您的;因为,”她的声音一下沉下来,也冷冷地,“会带着的儿子,去嫁给别的男,让他喊除以外的男作爸爸!一定!”

  顾辰被她一番话激得怒极,猛地伸出手去,用力掐出她脸颊,狠绝地望着她眼底,声音冷冷地问:“为什么这么做?”

  许瞳丝毫不慌,镇定的直视他,“因为不想只有一个难过!因为想要所有一起不好过!说过的,要拖着们一起下地狱!”

  顾辰声音变得更加冷凝,“以为是谁?复仇天使吗?想要所有不好过,为什么一定要牵扯到孩子?”他倏然松开她,眼底氤氲着浓浓的怒气与不屑,“真让失望透顶!世上会有这种想要利用自己孩子的母亲,真是悲哀!”

  许瞳闻声怔了怔。回神后不由冷笑,“这样的母亲?哈!这样的母亲难道不是们一手打造出来的吗?不要只顾责备结果是谁对谁错,怎么不去仔细看看,过程里又是谁种下更多罪恶的因由?!”

  顾辰不看她,自顾自起身穿衣。

  许瞳转身要走。

  顾辰她身后沉沉开口,声音里充满嘲弄,“许瞳,总是把自己的身体当做武器来算计,究竟是把自己身体看得太轻贱,还是其实是迷恋和上|床的感觉?”(哎迈,这么直白的字眼,MB一定不是写的,MB一定不是写的!啊,一定是小月月写的!+_+)

  许瞳停住脚步。片刻之间耳边仿佛激起惊雷。

  为什么总把自己身体当做对付他的武器?

  是真的不意这副皮囊,还是如他所说,骨子里她其实是喜欢与他做|爱的?

  不想被身后看出自己内心的犹疑挣扎,许瞳镇定地转身,脸上绽开从容微笑,“顾少就当二者都有吧!这个世界,不就是贱故吗?不过说实话,顾少您的技术真不是盖的!”她眨着眼睛,打一声口哨,轻佻地说,“如果有机会,希望十个月以后,们可以再一起互相切磋,共同进步,令彼此更加快乐!”

  她转过身,手搭门把手上。顾辰忽然她身后笑起来,“瑶瑶!”他又叫她瑶瑶,语调阴绵诡谲得令不寒而栗,“希望能得偿所愿!真有了孩子的话,一定不动;可假如不,那么这一次,记得,不会再饶过!”

  48自投

  那天以后,许瞳一直想,假如没有孩子,顾辰到底会怎么个不饶她。

  她真的很想知道。不过有点可惜,她觉得自己没有这机会。

  日子算得精准,那天稳稳是她的排卵期;次数做的劲足,一夜不知纠缠他统共释放了多少次。

  除非她和顾辰两之中有一个先天不孕不育,否则这样天时地利和的条件下,她都怀不上孩子,那可当真可以被叫做衰神了。

  一边算计着肚子里小小胚胎的成长日期,许瞳一边心里渐渐滋生出一种不一样的感受。

  似乎有哪里已经变得与初衷大相径庭。

  最初听说顾辰对妈妈的墓地是有心而为时,她心里脑里一刹那万念俱灰,只满满充斥着愤怒与怨恨。

  那时她仅想做一件事——最短时间,用最残酷的方法,做到令对方最痛。

  于是有了那样糜|烂的一夜,有了那样从欢愉天堂堕入罪恶地狱的丑陋瞬间。

  她成功看到怒与痛浮现那脸上。只是事后仔细想想,她好像忽略了自己。这样做过以后,到底她与他,谁更可恶一些、谁更吃亏一些?

  回想他说: “世上会有这种想要利用自己孩子的母亲,真是悲哀!”每当这时,她不是一点不为所动的。

  她自己已经是缺乏父爱的坏境中煎熬长大,难道她的孩子因为她一己恩怨的冲动之下,也要变得和她一样,不健全的父爱中从婴孩长到耄耋吗?

  那样,将是一辈子的悲剧与遗憾。

  她的父爱,是她的父亲不想给予;可是孩子的父爱,却是由她亲手抹去。

  想着想着,许瞳变得有些后悔和彷徨。

  是不是该拿掉这个错误时间产生于错误动机之下的无辜宝贝呢?

  许瞳的烦恼并没有持续太久,让她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她居然来了月经,并且日期稍稍有些提前。

  她居然真的没有怀上孩子!

  看到染内裤上面的鲜红血渍那一刻,许瞳因为吃惊整个变得有些呆呆的。

  明明已经算计好一切,几乎已做到万无一失的程度,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那已经渺茫得微不足道的不受孕比率,最后竟然能够破空成真,她竟真的没有怀上孩子!

  心头漫过失落与失望。

  这失望仿佛并不完全来自于复仇计划的失败;这失落的郁郁感觉,就像一直以来她所期待着的某样宝贝,唾手可得之前却被突然告知,她将永远无法得到它。

  这份失落未必刻骨,却令莫名沮丧,甚至还有些隐隐心痛。

  想知道问题究竟出哪里,许瞳选了个时间特意去医院做了详细检查。结果出来,医生表示她身体每一部分的机理功能都正常良好,她的器脏健康又充满活力,完全不存任何受孕方面的障碍。

  甚至大夫还对她说,她的子宫与常相比,更加容易受孕,假如想排卵期要孩子,成功率可以达到百分之八九十——因为她是精子很容易着床令卵子受精的子宫前位(= =!发小,已婚,恩,就是这么个位置,这位置易受孕是俺俩听大夫说的,可不是胡诌的,哦也!写这个,是后头想有个一举得娃的情节,捂脸!)。

  这样看来,连自身生理条件都是大开方便之门的,可她居然偏偏奇迹地没能怀上孩子。

  前思后想,许瞳只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或者应该建议顾辰去检查一□体,问题似乎出他那里。

  难怪五代单传,原来他顾家的生|殖基因竟是这样脆弱。

  带着点嘲讽的同情,她想好一大套说辞。假如他打电话来准备以实际行动“不放过她”,她决定真诚地把他也许不能够生孩子的情况告知给他,诚恳而好心地劝他去医院检查一下。

  他给自己好看以前,先丢给他一记重拳;这种事情不用等旁奚落,男自己便已觉得颜面全无。

  他慌乱着自身竟然存致命缺失的情况下,她觉得他一定不够精力来不放过她。

  然后顾辰却始终没有找她。

  她的日子看似平静却又充满戒备的状态中,过去一天又一天。

  她很想知道,他究竟打什么主意。

  许多天过去。

  起初时许瞳还对顾辰充满戒备着,防止他突然杀到面前来,杀她个措手不及。

  后来随着一天天平静无波,她的戒备一点点松懈下去,最后终于变回到从前一样,全不意、了无挂念,一派悠然自得。

  她有时心里会隐隐觉得,或许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也说不定。

  如果是这样,也好。

  姑凉们,今天你们要是看完热闹不留言,俺可就满地打滚了哇!俺这么纯洁文静都开始耍流氓了,5555,你们要是霸王,俺以后就再也不耍了,从此文静到底,水清无鱼哇!!!多激动啊这章,捂脸!

  【推文】

  当当当当!为啥昨天不更今天更捏?首先因为昨天累死也没码到流氓出来,其次因为今天俺爱人忆锦同志开新坑,俺要在更新的时候给她推文哇~~~大家快去踩死她,有爱的青梅竹马文,萌死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