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肤
字体
换源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护眼模式 怀旧模式
A- 字体级别 2 A+
上一章
下一章
暗夜君皇
土豆小说网官方APP下载
夜闯

夜闯 暗夜君皇 青豆

  凌君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算是默认以晴的说法。女人们看到自家二小姐,都像是找到主心骨了一样,又都嚣张跋扈起来。  “做人还是低调点的好,别一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智勇身后的一个女人嗤笑道。“这有你说话的份吗?”智勇挥手就是一巴掌。  有资格与智凡竞争做族长的人,手段和头脑自然是不简单。看到凌君和智凡在一起,智勇猜到一定是有生意做,她怎能轻易地让智凡抢走这个机会。  “你们也太放肆了,在七殿下的面前也敢如此无礼,还不快道歉。”智勇怒斥道。  女人们看到自家小姐发飙了,赶紧向凌君鞠躬道歉。“你们应该道歉的人不是我。”凌君冷冷地说。  “快去给以晴小姐道歉。”智勇命令道。“你们没听明白我的话吗?跪下磕一百个响头,这事才算完。”以晴把玩着酒杯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他妈的欺人太甚!”一个女人破口大骂道。以晴站起身来,走到女人的面前,将一杯红酒全部倒在女人的头上。  她们一行四个人,俩个被以晴打得头破血流,一个又被泼了酒,剩下的一个再也不敢和以晴顶嘴,躲在智勇的身后不说话。  智勇看以晴的态度这么蛮横,也有些生气,怎么说她也是三大家族的大小姐,这打狗还要看主人。  “大家都是朋友,事情不能做的这么绝吧。”智勇示意身后跟来的人拉起地上被打得头破血流的人。  “谁跟你是朋友,我们不熟,二小姐。”以晴站到智勇面前与她对视。智勇刚想开口反驳,警哨声响起,一群警察朝她们走来。  “例行检查,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居然敢在公开场合打架斗殴。”领头的年轻警察用电棍指着留血的人。  “你们是哪片的的警察?”智凡看着小警察。“别说废话,人你打的?和我们去警局走一趟。”小警察拿出手铐要烤在智凡的手上。  “喂,我是浦沅智凡。”智凡没有理会她,直接拨通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恭敬地向智凡问好。  “让你接电话。”智凡将电话递给小警察。小警察鄙视地看着智凡,接过电话,“喂,嗯,。。。您放心,司长,。。。您放心,我们不会。。”小警察一边接电话一边对着电话点头哈腰。  挂掉电话的小警察立即双手将电话呈给智凡,“对不起,九小姐,误会,不知道是您,您继续,祝您玩得愉快,在下告退。”说着小警察就要离开。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智凡冷冷地说道。“九小姐,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和我这帮没见过世面的小人物一般见识。”小警察连忙鞠躬给智凡道歉。  “你过来!”智凡低声在小警察耳边说了几句话,小警察不住地点头。   “来人,将地上的几个流血的人给我带走,竟敢聚众闹事。”说着后面的警察从智勇的随从手里将人抢过来,也不管是死是活,戴上手铐就往外拖。  “谁让你们带走她们的,给我放开。”智勇阴沉地说道。“你他妈的谁啊,也敢对老娘指手画脚。”小警察不屑地看着智勇。  “这是浦沅家的二小姐。”智勇身后的女人说道。“对不起,我没听过。”小警察无所谓地笑道。这个小警察刚从警校毕业,还不了解这里的势力分布,在她的心中她的司长是最厉害的人,所以司长尊重的人她才会当回事。  智勇眼看着她的人被警察带走而束手无策,怒瞪着智凡,甩手离开了。  “便宜那几个人了。”以晴有些遗憾地说道。“她们会更爽的。”智凡猥琐的笑道。“呃,怎么爽?”以晴靠智凡的身边好奇地问道。  “我让那个小警察把她们送进男子监狱,等到我二姐把她们弄出来,嗯,估计也残了。”智凡正经地说道。  噗的一声,以晴将刚喝进嘴里的红酒全部吐了出来,坐在沙发上哈哈大笑。凌君鄙看着臭味相投的两个人,露出了淡淡地笑容。  晚上十一点,凌君刚上床休息。阿前坐在门口守夜,一个男人慢慢地朝他走来,阿前睁开眼睛,看到来人,马上下跪行礼。  男人示意阿前起身,指了指凌君的房间,阿前点点头。男人挥挥手让他离开,阿前为难地看着男人,又跪下轻轻地磕头。  男人蹲下拽起阿前的头,怒瞪着他,阿前求饶地看着男人,“立即滚,要是惊醒了君儿,我弄死你。”男人在阿前的耳边威胁到。  轻轻地打开凌君的房门,男人借着昏暗的月光来到凌君的床前,蹲在床边,伸出手轻抚着凌君熟睡的容颜,一脸的满足与幸福。  男人慢慢地将嘴凑到凌君的脸前,突然凌君伸出手拉过他,将他压在身下,凌君的声音中带着危险地气息:“小骚货,谁给你胆子敢半夜爬上我的床,啊?”  凌君捏着男人臀部的嫩肉,男人忍着没叫出声。凌君又将手伸到男人的要害处,慢慢地揉捏,嘴里无情地说道:“你怎么这么贱,我一天不玩你你就难受。”  男人没忍住哭了出来,“你不是斯诺,你是谁?”凌君发现床上的人不对劲,立即起身将灯打开。  看到凌风躺在床上衣衫不整地哭泣着,凌君都快崩溃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哥哥能爬上自己的床啊。  “哥,怎么是你啊?”凌君有些尴尬地问道。“人家好几天都没看见你,有些想你。”凌风委屈地哭道。  凌君来到床边坐下,轻轻地拉起躺在床上的凌风,搂在怀中,劝慰道:“既然这么舍不得妹妹,就和我回国定居吧,母亲那边我会搞定的。”凌风躲在凌君的怀中并不说话。  凌君将凌风放到床上躺好,又为他盖上被单,轻柔地擦拭凌风脸上的泪痕,认真而又专注。  “君儿,对不起。”凌风小声地说道。“为什么道歉?”凌君注视着他。“我没想到会把你惊醒,我就想亲你一下。”凌风将脸埋在被单里。  半天没有听到凌君的声音,凌风以为她生气了,焦急地掀开被单,却发现凌君就在他的眼前,直接亲上了他的嘴巴。  凌风被凌君的举动吓得目瞪口呆,小脸通红,凌君随意地说道:“不就是亲一下吗,这么吓人干嘛,以前又不是没亲过。”  “你真讨厌。”凌风又缩回被单里。“哥,你让我进去吧,要不一会我就冻死了。”凌风这时才发现,他的君儿竟然不着一缕地坐在床边,忘记了害羞,赶忙将凌君拉进被单里。  被单里凌风的手贴着妹妹的肌肤,淡淡的体香萦绕在他的鼻尖,凌风幸福地进入了梦乡。  早上凌君醒来,发现身边的凌风还在熟睡中,又想起昨晚的事情,嘴角流露出淡淡地笑容。  凌君披着睡袍走出房间,阿易和阿前立即跪地行礼。看到跪在地上的阿前,面无表情地问道:“昨晚你守夜?”“对不起,主人,奴该死。”阿前卑微地说道。  “爬着跟我去刑房。”凌君朝刑房走去,阿前跟在后面快速地爬着,追赶凌君的步伐。  凌君披着睡袍站在刑房里,阿前跪在脚下,“脱光衣服,去把鞭子给我拿过来。”凌君冷冷地吩咐道。  凌君接过阿前双手呈上的鞭子,甩在他的身上,雪白的肌肤立即布满了红印,阿前趴在冰凉的石地上蜷缩着身体,忍受着凌君无情的鞭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