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肤
字体
换源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护眼模式 怀旧模式
A- 字体级别 2 A+
上一章
下一章
暗夜君皇
土豆小说网官方APP下载
礼物

礼物 暗夜君皇 青豆

  “再用些力!”凌君拽着秋源生的头发命令道。源生立即加大舌头的力道,更加深入。  大约过了一刻钟,凌君依旧没有发泄出来,声音沙哑的命令道:“斯诺,滚过来伺候你秋主子。”   斯诺退去所有的衣服,慢慢地爬上大床,跪在床边,有些羞涩地问道:“主人,奴要怎么服侍?”  凌君正处于兴奋状态,微微侧过上身,瞟了斯诺一眼,有些不耐烦地说道:“用嘴伺候你秋主子下面。”  斯诺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凌君。用嘴服侍凌君对他来说就是一件很羞辱的事情,现在还要去服侍凌君的男人。想来自己真是自作多情了,无论多么的爱她,在她眼中自己也依旧是一个卑贱的奴隶吧。  “你不是说愿意为我去死吗,怎么这点小事都做不了。既然不愿做就给我滚,别摆出这种表情。”斯诺凌君的声音中透漏出危险的气息,转过身不再看斯诺,“阿易,你来。”  “不,我愿意!”斯诺大喊道。与被凌君抛弃相比,他宁愿出卖自己的自尊与灵魂换回留在她身边的机会,更何况现在的他还要依靠凌君去复仇。  斯诺任命地爬到秋源生的腿间,低下头伸出舌头专注地为秋源生服务。秋源生感到自己的下面被软软的的东西包裹着,停下了嘴里的动作,挣扎着双腿想要躲开。  “源生,你继续,好好享受他的服务。”凌君轻拍着源生的脸,命令道。秋源生继续自己的工作,斯诺跪在源生的腿*间卖力地舔舐。奴隶们都将头压低跪在冰冷的大理石地上。  秋源生已经被斯诺服侍的有了些许反应,凌君从源生的头上离开,一脚踢开斯诺,斯诺滚落到床下,立即跪好。  凌君压在秋源生的身上,两个人同时发出一声低吼,紧密无间地结合起来,凌君快速地起落着身体,尽情地发泄着自己的欲*望。  秋源生只敢小声地□,不敢大声尖叫,因为这样会影响凌君的情趣。最后凌君和秋源生一起达到了极致。  凌君从秋源生的身体上离开,坐到床边,发泄之后的凌君,身上冰冷的气息减少了很多。斯诺自觉地爬到凌君的胯*间,用嘴为凌君清理干净。  秋源生疲惫地躺在大床上,小嘴通红,液体顺着大腿往下流,沾到了雪白的床单上。凌君命令道:“阿鲁,伺候你主子回他自己的房间。”“是,殿下。”阿鲁恭敬地答道。  距乾坤阁不远的一个宫殿中,以歌站在窗前,借着明亮的月光望着乾坤阁,地板上跪着一个黑衣人,冰冷的女音中带着敬畏,禀报道:“主人,七殿下不愿娶夫,心情很不好,六殿下的近亲欲撞七殿下的跑车。”  以歌转过身,看着跪在的黑衣人,阴沉地问道:“怎么处理了?”黑衣人感觉到主人情绪上的波动,恭敬地答道:“六殿下随后赶到,殿下饶她了一命。”  房间里寂静无声,黑衣人知道主人正在思考,将头压得更低,以免自己的直视惹怒主人。  “去把人处理了,找几个AIDS晚期的男人和她上床。我不想看到她活过三个月。” 以歌冷冷地吩咐道。  “是,主人,属下一定办好。”黑衣人恭敬地答道。“你可以退下了!”以歌的话音刚落,黑衣人就不见了踪迹,仿佛不曾出现过一般。  “白湖,去为冲杯咖啡。”以歌命令站在身边的男奴,白湖心疼地看着主人,轻声说道:“主人,夜深了,您需要休息!”“让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以歌轻斥道。“是,主人,奴马上去。”  白湖知道主人只要碰到七殿下的事,就会寝食难安。这样默默地爱一个人是多么的累,可是主人却甘之如饴。  早上十点半,凌君从睡梦中醒来,阿易和阿前立即伺候主人起床。吃过早饭,凌君舒服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老大,昨晚源生把你伺候的很爽吧!”斯特暧昧地看着凌君。  “嗯!”凌君毫不避讳地承认,斯特凑到凌君的近前,低声问道:“老大,和我说说你们都怎么玩的?”  凌君冷眼看着斯特,慢条斯理地说道:“下一次让你观赏。”“老大,不用了,我怎么敢看您的英姿呢,小的告退。”斯特倒退着往外走,脸上堆满讨好的笑容。在心中腹诽道:开什么玩笑,老大占有欲那么强,自己要是看光源生,老大还不得把自己的眼睛挖下来。  斯特离开之后,打扮完毕的秋源生来到客厅,轻声说道:“凌君!”凌君没有抬头,直接说道:“把你今天的行程都推了,一会和我出门。”源生坐到凌君的身边,低声说道:“好的!”  母亲过生日,作为女儿的凌君自然是要有所表示的。以往每年都是派手下人去为母亲挑选礼物,可是今年情况特殊,凌君要亲自为母亲挑选礼物,母亲心情一好,或许娶夫的事情还能有所缓和。  凌君没有过为她人挑选礼物的经验,而秋源生是男人,自然要比她们这些女人心细些。  凌君今日的出行很低调,希望自己买回的礼物能够让母亲满意,达到预想的目的。其实只要是凌君亲手挑选的东西,无论什么,辰雨凡都会觉得很开心。  悍马车里,秋源生轻声问道:“凌君,我们去哪里啊?”凌君随意地答道:“去子夜,为母亲选礼物。”  子夜宝店,世界上仅此一家,里面拥有各种奇珍异宝。由乾云家族每代继承人独自拥有,是凌君名下的私有财产,而此事只有凌君和她的母亲两个人知道。  凌君将车停在一幢复古建筑的门口,立即有泊车的小妹前来招呼,“你好,请您出示会员卡。”凌君拿起电话,“我在门口。”不到一分钟,从里面走出一个中年女人,恭敬地对凌君躬身行礼,“七殿下,欢迎光临!”  “进去说。”凌君走在最前面,秋源生跟在身后,走在最后的女人偷偷地打量着秋源生。  众人来到一个隐蔽的房间,凌君坐在主座上,秋源生站在身边,女人看了看秋源生,凌君随意地说道:“自己人。”女人这才跪在地上,恭敬地说道:“奴元夜恭迎主人。”然后磕头行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