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肤
字体
换源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护眼模式 怀旧模式
A- 字体级别 2 A+
上一章
下一章
永乐仙道
土豆小说网官方APP下载
第30章 铜鉴房私语

第三十章 铜鉴房私语

  庞珺和唐瑜儿在房内翻云覆雨,兰夫人在楼下有条不紊的跟‘侍’‘女’们叮嘱着。她知道,瑜夫人和少宗主越是对她信任,她做事情越要认真负责,出不得半点的纰漏。

  此时天‘色’尚早,离傍晚还有半个多时辰,但她决定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准备提前关‘门’歇业。

  她心里惦记着庞珺送她的那瓶‘固秘济‘阴’丹’,她知道自己这次一定会被少宗主给收用,从此做了他的‘女’人。所以她决定趁少宗主还在宠幸瑜夫人的时候,自己先服用一枚此丹‘药’打坐修炼一会儿。

  ‘此丹除了对增长修为有利外,还能让已破身的‘女’修妙处内中重新变得窄紧如处子,其中好处,你服用后便知。’她想起了庞珺说的这句话。

  “人家虽早已破身,但你怎知人家妙处里面不紧?人家以前虽和多人欢好过,但也没被那些人将人家的‘骚’孔给玩大呀。人家向来喜欢久战,以前还没遇到过对手,少主你又想让人家服用丹‘药’,将‘骚’孔收的窄紧些,不知到时候在‘床’上你是不是妾身的对手?也罢,为了让你更加舒服,妾身就先服用这一粒丹‘药’试试。”兰夫人在心里自顾自的想着,脸上‘春’情‘荡’漾。

  其实她完全可以吩咐‘侍’‘女’们把关‘门’歇业的事情都像以前每天那样让她们自行处理,但她还是不放心。在她心里,怡宝阁的安全是非常重要的,虽然这里从内到外都布满了禁制,连只虫子都飞不进来,但她还是决定亲眼看着将一切都安顿好再回房。

  整个怡宝阁共有‘侍’‘女’二十六人,她们都分散在一层的大厅和各个房间内,二层平时不允许任何人上来。能穿过二层禁制的只有唐瑜儿、和被她买来的兰夫人她们这五个人。

  到了晚间的时分,那些‘侍’‘女’们就都回到隔壁自家的酒楼上的房间内休息打坐。而这四个年轻的‘女’孩子,就在怡宝阁的一层大厅内坐在蒲团上打坐吐纳。她一个人在二层的大厅内打坐,而三层则只有唐瑜儿一个人才能上去。

  ……

  兰夫人亲眼看着‘侍’‘女’们将一切都安顿好,‘门’窗也都紧闭,又把所有的禁制都检查了一遍,一颗心才算放松了下来。

  她将那四名‘侍’‘女’叫到眼前,用她那特有的绵软的嗓音说道:“主人决定这几天要闭关,所以不会下楼,而我正好也需要闭关几日。所以从明天开始,如果我和主人中的任何一人没有下楼,你们只做好这一层的生意就行了,也将这个情况跟另外那些‘女’孩子们说一声。从明天开始,若我和主人不在的时候,不论再有多大的买主上‘门’,你们四个自己商量着办就行了。若实在做不了主,就说主人有事外出,一切等主人回来再谈。

  二层从今晚开始就封闭,我在上面打坐修炼,后面的几天也不能被人打扰,所以一会儿我上去后,会将禁制从里面关闭,这样连你们四人也无法再上去。

  若这几天有人想买极品法器,就跟来人说我和主人都不在,无法上楼看货。若有本坊市和咱们认识的人上‘门’来找主人和我,不论是谁,就说我二人一起有事出‘门’了,请他们改日再来。

  记住,今后这几日,不要打扰我和主人的闭关。你们要是这几天将我刚才说的这些都做到了,等我和主人都出关后,会赏你们每人一瓶极品丹‘药’,这是主人刚才在楼上亲口吩咐过我的。”

  这四个‘侍’‘女’听了都在心里嘀咕:主人怎么会忽然要闭关?楼上不是还有个年轻的神秘男子呢?但她们猜疑归猜疑,却没人敢开口询问,这主人的事儿,哪能轮到她们来问?自己只要将兰夫人吩咐的都做到就行了,几天之后还能得到一瓶极品丹‘药’,那可要值多少灵石啊!

  兰夫人一边说着,一边也在心里想道:“一般能有什么事?在怡宝阁少宗主就是天!还能有什么事儿会大得过他这几天要在密室的‘床’上宠幸瑜夫人?”

  她知道这几天少宗主会一直在楼上和瑜夫人欢会,而且自己也会陪着日夜宣‘淫’,所以根本无法照看这点儿生意上的小事儿,对于合欢宗的少宗主来说,这怡宝阁的生意又算得了什么?他来瀚珑坊,关心的根本就不是生意,而是瑜夫人在‘床’上的表现……

  所以自己必须要将一切都提前安排好,省得打扰了瑜夫人和少主的好事,更不能打扰到自己和少主的好事!

  她知道瑜夫人既然将事情都‘交’给了她,那她就要将一切都井井有条的安排好,否则的话就会失去她的信任。如果失去了瑜夫人的器重,那以后少主再来怡宝阁,自己就再也不会有机会上三层的密室中去‘侍’奉枕席了,那也就意味着又会被打回原形,做个普通的修士慢慢地将寿元耗尽。那些筑基期、筑基大圆满、甚至结丹期等等,都将和自己无缘,自己希望得到的荣华富贵,和少主在一起的风‘花’雪月,‘淫’戏双修,共赴极乐等等,也都将成为泡影。

  一想到这一点,她就不敢再继续往下想。

  ……

  兰夫人走上了二楼,来到了茶案旁,在庞珺刚才坐过的那个木墩上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灵酒,拿在葱葱的‘玉’指里,慢慢地品着。她想着之前三人的饮酒作乐,唐瑜儿躺在庞珺的怀里,身上脱得只剩下一件小衣,任庞珺跟她轻佻调情,还趁她不在的时候,玩‘弄’唐瑜儿的那对硕‘乳’……

  “瑜夫人如此的‘骚’‘浪’,肯定极得少主的欢心,看来少主也喜欢玩‘弄’瑜夫人这样的‘女’人。今晚少主要是也收用我的话,要怎么才能讨得少主的欢心呢?让他从此‘迷’上人家的身子?……少主已玩惯了瑜夫人,我看瑜夫人在‘床’上一定是风‘骚’入骨,任少主怎么‘淫’‘弄’都行。如此一来,我的媚‘浪’也未必会超得过她,如不能给少主来点新鲜的‘花’样,让他记住人家的美妙,那又怎能得到少主的宠爱?”她坐在那儿默默地想着,小口地品着灵酒,此时她眼角的那颗红痣,看着更加的殷红如豆,妖‘艳’无比。

  “既要让少主喜欢人家的‘床’上妙态,还不能让少主感觉人家的身子已被多人用过,那样他将来难免会生出嫌弃之心。尽管他已经知道人家曾跟过多人,但又怎能让他不往那方面去想人家,让他知道人家的身子从今往后只属于他一个人,任他每晚压在身下,尽情享用?少主啊,你知不知道妾身为了能让你欢心,竟会在这儿如此的苦思犯愁!”兰夫人叹了一口气,将杯中剩下的灵酒一饮而尽。

  此时天‘色’已渐暗,傍晚开始来临了。她看了看茶案上还剩下的小半壶灵酒,尽管知道在三层的那些密室里,一些东西肯定是应有尽有,但她还是伸手给拿了起来,又顺手拿了两个杯子,然后朝楼梯口的禁制走去。

  她袅袅婷婷地走在昏暗的走廊里,看着由远及近的走廊尽头的那扇‘门’,知道就在这间密室里面的‘床’上,庞珺此时一定正在和唐瑜儿颠鸾倒凤。

  “他二人上来已经有三个多时辰了,此时的瑜夫人已不知被少主给‘弄’成什么样了?”兰夫人在心里这么想道,脑海里却忽然浮现出唐瑜儿正赤条条的跪伏在‘床’上,庞珺抱着她雪白的‘肥’‘臀’在后面‘抽’送的情景。她想到此景嫣然一笑,挥手打开了相邻那间密室大‘门’的禁制,走了进去。

  ……

  此时的庞珺正紧紧地抱着唐瑜儿,二人正在亲嘴啜舌。他将‘铜鉴如意御‘女’房’中的夜明珠又灭了两个,使整个房内显得比较幽暗。在较暗的光线下,唐瑜儿看着更是皮肤雪白,人比‘花’娇。他肌‘肉’虬结的身躯半压在她的身上,唐瑜儿在他的身下微微扭动着娇躯,两条雪白的大‘腿’紧紧的缠着庞珺的一条结实光滑的大‘腿’,让她有种像是缠着一个‘玉’柱子的感觉。

  “少主,奴家真的没劲了,被少主给‘操’的浑身瘫软,只有明天再陪少主玩了。”唐瑜儿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

  庞珺拍了拍她的‘肥’‘臀’,说:“小乖乖,今天不再‘弄’你了,再让你丢的话,就要伤着身子了。”他通过在唐瑜儿体内布下的‘淫’种,可以说对她的身体和情‘欲’‘波’动是了如指掌,知道她今天确实已经欢娱到极限了,如过度‘交’欢的话就要伤了她的真元了。

  “少主,奴家想跟你回合欢宗,可以随时被少主召唤枕席,让少主尽兴,也免了奴家这相思之苦。”唐瑜儿一边用小手抚‘摸’着庞珺结实的‘胸’膛,一边细声说道。

  庞珺正在欣赏镜子里她的娇躯,看着她雪白的娇躯紧紧地缠着自己,而自己的大手则在她的‘肥’‘臀’上‘揉’捏着。

  他听唐瑜儿的语气有些幽怨,轻轻拍了拍她的‘肥’‘臀’,柔声说:“好瑜儿,等你的修为再高些吧,到时候你再回合欢宗,这样就可以和谢儿、粉儿她们平起平坐,以姐妹相称。

  而你现在的修为还太低,我把你领回去的话,谢儿她们是不会将你看在眼里的。就连她的两个干‘女’儿,巧云和‘春’‘艳’的修为也是一个筑基大圆满,一个筑基中期的,你才是练气期大圆满,还没有筑基,我怎舍得让你回去后受半点儿委屈?在宗‘门’里的地位低谢儿她们二人一等?

  而我最担心的是我将你带回合欢宗,谢儿或粉儿她们中的一位一时兴起,将你收为干‘女’儿,让你仅仅只能成为我的‘侍’妾,这该如何是好?别说你的容貌年龄看着跟她们二人差不多一样大,就拿你我之间的秘密关系来说,我也不能让你管她二人叫娘啊,你说是不是,我的小乖乖?但是我要是太护着你的话,强行让她们将你认作姐妹,我又担心她们会起疑心,那两个大美人儿,一个个也都是心细如发。”庞珺说着,一只手又滑向了她的小腹。

  唐瑜儿听了他的话,也不禁哑然失笑,心想按道理谢翩跹和潘粉儿都是她的儿媳‘妇’,都应该管她叫“娘”,这要是她回到合欢宗,因为修为太低,真被她二人其中之一开口收为干‘女’儿的话,她又没理由拒绝,那岂不是成了天下最可笑的事?

  到时候庞珺隔三差五的就要‘操’‘弄’自己,而她唐瑜儿却要开口管他的夫人们叫娘,那岂不真的是‘乱’套了?

  唐瑜儿想到这,撒娇的将‘肥’白的身子在庞珺的怀里扭了扭,腻声说道:“少主啊,奴家只是你一个人的乖‘女’儿,别人可不行!”

  庞珺听了心里一‘荡’,在她下腹坟起上把玩的手又加重了几分力道,笑着说:“好瑜儿,等你筑基之后,到那时万修大会估计也都结束了,我就将你带回合欢宗,让她们跟你以姐妹相称,我的话她们还不敢不听。”

  唐瑜儿一听,满心欢喜,说道:“奴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筑基呢,这极品筑基丹少主倒是早就给奴家了,但这儿瀚珑坊附近的灵气有些稀薄,到时候筑基时需要大量的天地灵气,奴家怕不够用呢。”

  庞珺听了心里一动,若有所思。

  唐瑜儿又继续说:“少主要参加万修大会,不知到时候会战绩如何?奴家希望你一切以安全为上,至于名次不名次的在奴家眼里倒无所谓。”

  庞珺听了双眼微微一眯,说:“小乖乖,本少主这次参加万修大会,不仅要拿到朝廷的名次,而且还要拿到头名。这第一名的奖励中有件宝物是灵器‘雷音锤’,据说此宝锤是一切魔修和魔器的克星。

  你的这两件法宝都是魔器,我将来结丹后所修炼的‘梵‘欲’圣魔功’,也是一种魔功,如此一来,像‘雷音锤’这种能克制咱俩的宝物,我又岂能容它落入他人之手?”

  唐瑜儿一听,用丰润的‘玉’璧将庞珺搂得更紧,说道:“那奴家就祝少主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啊……少主……你的手……轻点……再这么大劲儿……捏‘弄’……奴家的……小嫩嫩……又该肿了……”

  庞珺听了微微一笑,将手滑到了她的两条大‘腿’之间,用两根手指夹住了她的‘肉’蒂,此时她的‘肉’蒂虽然已不再充血硬‘挺’,但依旧涨大,软软的如同男婴的阳物耷拉在‘花’瓣之外,被他用手指一夹,她立刻浑身轻颤,开口嗲声说道:“少主若是玩‘弄’她,一会儿奴家的‘骚’兴又该起来了,少主到时候想不‘奸’乖‘女’儿都不行了。”

  庞珺听了邪邪的一笑,只是用手夹着她那‘肥’大的‘肉’蒂,不再去拨‘弄’。他知道唐瑜儿身上此处最为敏感,用手碰不得,只要用手稍一拨‘弄’,一会儿就丢。有一次她按着他的手苦苦哀求,说少主别再玩了,奴家要丢就丢在少主的大‘玉’‘棒’下,别让奴家丢在少主的手里。

  从那时起,庞珺就不敢轻易去碰她的大‘肉’蒂。在他的眼里,谢翩跹和苏巧云的‘肉’蒂虽然也是全身上下最敏感的地方,但却比唐瑜儿的小得多,她二人的‘肉’蒂每次充血硬‘挺’,从‘花’瓣中涨大伸出来,看起来也不过像半截小指那么大,跟唐瑜儿的大小比起来根本没法比。

  唐瑜儿见庞珺没有再继续撩拨她的‘肉’蒂,长长的松了口气,搂着他嗲声问道:“少主若想在万修大会上取得头名,不知可有几分把握?”

  庞珺听了柔声说:“在此次州府选拔完之后,离朝廷的大比开始还有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当中,我的修为至少可以增至筑基中期,到那时我有六成以上的把握可以打败所有参赛的筑基期修士。”

  唐瑜儿听了后吃了一惊,问道:“少主这么快就能再次突破?”

  庞珺微微一笑,说:“小乖乖,别忘了本少主还有一位夫人是潘粉儿呢,到时候在朝廷的比试前我二人合体双修,以她数百年的处子元‘阴’,让本少主将修为提升至筑基中期,那还不是小意思?”

  唐瑜儿一听也‘露’出了笑容,她最担心的就是庞珺的安全,到时候高手如云,庞珺的修为若能突破至筑基中期,他的手头又有两件灵器,那确实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她知道就在两个月前有一次庞珺来瀚珑坊,临走前还斩杀了两个筑基后期的修士。

  ……

  那次是庞珺要告别唐瑜儿回合欢宗,当时唐瑜儿将他送到了怡宝阁‘门’外,不巧此举被几个常年‘混’迹于瀚珑坊的散修看到了,他们都知道唐瑜儿如今有了一个道侣,是个筑基初期的修士,心里本来就嫉妒。那天正好他们看到了庞珺,于是在唐瑜儿返身进到怡宝阁后,其中有两个家伙终于按耐不住,使了个眼‘色’朝庞珺飞遁的方向尾随而去。

  庞珺见后面有人跟踪,而且是筑基期的修士,于是他就故意往无人的地方飞去,此举也正合后面那二人的心思。他们本来也不敢‘乱’来,只是想截住庞珺勒索一番,而且让他以后每次再来瀚珑坊跟唐瑜儿‘私’会,都要向他们孝敬一笔灵石才行。

  等追上庞珺看到他不但没有想逃跑的意思,而且是正站立在空中等着他二人,就在他们正错愕的时候庞珺出手了,他二人怎么也没想到庞珺会一言不发,说打就打。

  他当时为了不让这二人有逃跑的机会,出手也非常的狠辣,一上来就分别动用了‘君临’宝刀、他那把极品飞刀和‘冰魄’飞针,结果一个照面下来,这二人连抵挡都没抵挡得住他的一次攻击就双双从空中坠落,被他给击毙。

  庞珺将他二人的尸身化为灰烬后就扬长而去,在他心里认为不论是谁,凡是对他来瀚珑坊找唐瑜儿有可能造成麻烦的,只要是自己能打得过的,就要击杀,绝对不留活口。那两人自从尾追庞珺而去后就再也没回到瀚珑坊,知道此事的另几个修士心里都不禁骇然,知道这二人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后来过了一个月庞珺又来瀚珑坊,在一次和唐瑜儿云雨之后,将此事告诉了她,唐瑜儿当时毫不在意的笑着说:“以后再有这种不长眼的,少主尽管杀了就是。”跟庞珺比起来,她更不想两人之间这每个月一次的幽会被人打搅。

  那几个修士见庞珺又大摇大摆的来到了瀚珑坊,也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推断,等过了几天庞珺走后,他们就托人去怡宝阁套唐瑜儿的话,不料唐瑜儿直接就说:“那两个人,尾随我的夫君想不怀好意,已被他给宰了。”

  这句话令所有知道此事的人都大吃一惊,唐瑜儿又说得轻描淡写,仿佛这是一件根本不值一提的小事儿,于是现在庞珺的神秘来历和他的可怕之处已让这瀚珑坊的修士都开始在心中暗自掂量,若有人以后再想去招惹唐瑜儿,那就要先看看自己的分量够不够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