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肤
字体
换源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护眼模式 怀旧模式
A- 字体级别 2 A+
上一章
下一章
网游之三国定鼎
土豆小说网官方APP下载
第409章 魏之御者(上)

第四百零九章 魏之御者 上

  夏侯惇看着,望着,面对着一名名黄巾军士兵的冲击,眼睛深处却没有一点的波澜。他就只是一个人,站在了最前方,至于他的身后,则是汉军士兵所构筑的防线,即使有这些汉军士兵的存在,他站立的位置,却也早决定了他会承担着最大的压力。

  手中长枪来去如风,在舞动之间并未有任何的停顿,黄巾军士兵的身体在枪头的刺杀之下,就有如一张纸被轻易的洞穿开来。只在胸口的位置,留下一个大小如同食指头的圆洞,等到黄巾士兵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是愣然的看着自己胸口处的血洞,眼中的惊骇表明着他根本感知不到这长枪从何而来,又是从何而去的,只有徒劳的倒地。

  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倒在距离夏侯惇三米的位置,在他的身体站立的位置向外扩展着三米的范围,每一处都有黄巾军士兵的身体。却没有人能够向夏侯惇靠近一步,因为从踏进枪围的那一刻,他们就死了。

  不管是速度如何快,就是有三四个黄巾士兵同时来到,他的长枪总会随后来到随后出现,成为了一道夺目的影,一一的杀死他们。这期间的差距是极难让人注意到的,每一枪,每一个敌人,夏侯惇都是按照先后顺序将他杀死的,区分就是他们的脚步,哪一个脚步最先来到,那么他就是最先死的那一个。

  他一动不动,动的只是他的手,手中的枪。不动的是心,岿然不动,不管是那些冲来的黄巾军士兵多么的凶悍。在他眼中,那股杀气,就如同一阵轻风抚面,顶多是带来一丝丝的凉意罢了。

  不断有血珠自枪头处出现,被带着甩向更高处的天空,阳光自上而下照射下来,将其那点殷红,涂抹得晶莹剔透。

  平静,夏侯惇此刻无比的平静,身上不可避免的被沾染上了许多黄巾军士兵的血液。这血液从滚烫,到冷却,从衣服上因为沉重而滚落,又到了点滴凝固,成了粘稠一块鲜艳的红。

  这一切他都能够清晰感知得到,可不知道为什么,夏侯惇却是没有片刻的迟疑。手中长枪一次次以刁钻的角度刺出,诡谲无比,让迎向它的黄巾军士兵无从把握,最后只能够丧命于枪下。

  也有侥幸在夏侯惇枪下活下来的士兵,在一枪不中之后,夏侯惇果断的收枪,将长枪刺向靠近他的黄巾军士兵。这可以说是幸运,也可以说是不幸,因为这侥幸,只能够只有一次,只要那士兵还选择前进的话,那么夏侯惇的第二枪,就绝对不会落空!

  “刺枪。”夏侯惇轻喝一声,向后退去一步。

  这是自交战以来,他向后退出的第一步,也仅仅就是这么一步间的距离,已经用了近百名黄巾军士兵的性命去换得这一步。只不过夏侯惇并不是因为那面对着的黄巾军士兵而后退,他为的是融入身后的军阵当中。

  一枪刺出,带起的一股劲风,扫得他的袍袖猎猎作响。在夏侯惇的旁边,是一名名站着,将手中长枪刺出的汉军士兵。枪头的寒芒闪动着,没有半分感情的洞穿那一些冒进的黄巾士兵的胸膛。

  枪如长林,在黄巾军士兵们前进的道路尽头,竟是出现了一堵长枪铸就的枪林。一枝枝的长枪彼此间隔,只留下极小的空隙,这空隙是给手持长枪的汉军士兵们一个腾挪的空间的,却不容许一个成年人的身体从容的穿过。

  夏侯惇毫无阻滞的融入了长枪兵的枪阵当中,刚刚在他身后,长枪兵军阵当中所留出的那一个空洞,就是为了夏侯惇而留。现在除了身穿的铠甲不同,身高不同,在其他方面,夏侯惇完全与其他长枪兵没有两样。

  既然选择了融入军阵,那么他就不会再像刚才一个人的时候一样,与这些士兵站在一起,那么他也就该与其一同进退。

  双臂端着长枪,肌肉鼓荡起来,夏侯惇盯着面前不远处那些迟疑的黄巾军士兵们。在他的身旁,是两名与他一样动作的汉军长枪兵,全神贯注的盯着前面的敌人,耳朵也都竖了起来,只准备着夏侯惇的一声令下。

  一整排过去,都是一模一样的长枪兵,他们手中的长枪举起都在同一高度上,没有半分的差池。除了身高,体格,样貌的不同,你竟是会感觉他们早就融合在了一起,由一个个不同的个体,所组合成的一个整体。

  在这第一排的长枪兵身后,还有着第二排的刀盾兵,在他们的身后,还有着第三排的长枪兵。一个个整齐的站立,在这汉军大营里面,他们并不需要面对左右后边的敌人,只需看着眼前,盯着眼前的敌人就够了。

  “杀啊!”周厉怒喊了一声,持枪冲上。

  那些呆愣住的黄巾军士兵,还在上与不上游离之间,在此刻,主将都冲上去了之后,却也不得不咬紧牙关,跟咯上去。

  “进!”夏侯惇踏前一步,左右的汉军长枪兵与他动作一致,纷纷踏出一步。

  一步重重落地,整齐无比,就连踏起的尘沙,都相差无几。

  “一,二,三。”在心中默默的数了三个数之后,夏侯惇挺枪一刺,“刺!”

  黄巾军士兵刚刚踏进枪阵的范围之内,立刻迎向了这整齐划一的长枪突刺。几乎没有意外的,有许多黄巾军士兵被刺穿了身体,他们甚至没有太多的时间反应,或许说,就算反应到了,躲开刺向他的一枝长枪,在旁边却会有另一枝长枪一起来到。

  挡得了第一枝,当不了第二枝,更何况在这枪阵之中,几乎每一枝向前突刺的长枪,都保持着一致性。就像被一种韵律使他们互相协调着一般,相后不过零点几秒的时间,而这短短的时间,几乎让人感觉不到的差距当中,却是有些士兵从听到命令,到意识反应过来的时间罢了。

  有先有后,有快有慢。唯一相同的是,在杀死黄巾军士兵一事上,他们都是相同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