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肤
字体
换源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护眼模式 怀旧模式
A- 字体级别 2 A+
上一章
下一章
网游之三国定鼎
土豆小说网官方APP下载
第596章 没有输赢

第五百九十六章 没有输赢

  面对着华雄的拳头,云闲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从他挥拳的那一刻开始,也就注定了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寸步崩拳,所谓的崩拳,便是天崩地裂,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面,都不能有半分的犹豫,迟疑。

  这是搏命的拳头,乃是云手当中最为酷烈的杀招之一,从出手的那一刻,就决定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简单拳法。乃至把敌人杀死,自身都会受伤严重,因为这是以身体作为代价换取敌人死亡的一拳。

  换成在现实当中,没有到绝境,云闲也是不会轻易用出这一招的,以他的身体状态,最多只能在同一时间段里面使出两次寸步崩拳,身体的骨骼便会收到不同情况的挫伤,同时伴随着五脏六腑的损伤,没有立刻得到治疗就会变成暗伤,影响一生。如果在使出寸步崩拳还不能够杀死对手的话,那么也不用治疗了,死亡的就会变成是你自己。但这是在游戏当中,云闲却没有半分的顾虑了,在这里的死亡,虽然代价巨大,却也是能够接受的!

  系统的提示声,早被云闲关掉了,调节成为人物面板文字的提示。他不需要系统在任何时候给他提示,反应他的人物情况,这些也不用系统来向他说明。每一个习练古武的,自身也是医道高手,就算是不能够治病救人,他们对于自身身体的情况,那都是能够掌控得无比清楚的。

  在这个时候,他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声音,不需要多余的提示,所有的一切,肌肉的每一块拉扯,筋骨的运动,他都自己感受极为清楚。这一拳之后,他是死定了,华雄也绝对不好受。

  云闲本就是奔着死亡来的,其他的选择,从他跑出的这一刻开始,也已经消失了。每一步,一下抬起,一下踏下,每一个身形的前行,那一次又一次堆叠,积聚在身体当中的力,迫切需要一个宣泄口来将其宣泄出去。

  挥拳,击打在了华雄的拳头上。

  一连串的骨头脆折声响起,云闲的左臂应声断折,华雄的拳头只受到了一点点阻滞,在变得缓慢了一些之后,又以极快的速度打来。最终,打在了云闲的胸口,将他的整个人打得向后飞了出去,一口口的鲜血喷涌。

  云闲在这时候依旧在笑,他的左臂,和之前的右臂一样,承受不住内在的力量,与内外得力量的互相冲突,骨骼断折。还有他的胸口,肋骨被硬生生的不知打断了几根,几根断折的骨头,刺进了身体内部,那些原本被保护着的内脏里面。

  云闲重重落在了水坑当中,泥水被他的身体压得向着周围喷溅,又有泥水回灌回来,淹没了他身体的一部分。疼痛,无比的疼痛,每一次的呼吸,都伴随着呼哧声,却没有呼进太多的空气来,只是不断的向外吐出着血沫。

  嘴,鼻子,耳朵,都有鲜血溢了出来。

  这一次,云闲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了,没有系统的提示,他现在也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濒死状态里面。这个状态离死并不远,区别只是那最后的一小步罢了,没有多久的时间。之所以他现在还活着,是那些内脏的出血还没有到达一定的程度,只要出血再多一点,他也就死了。

  死亡,云闲其实并不陌生。在现实当中,也经历了几次生死危机,在游戏里面,也死过了好几次。却没有一次如同现在的狼狈,如此的痛苦,每一次的呼吸,都带来火辣辣的疼痛,身体内部更是乱糟糟的一片,一时间,众多的痛苦让他分辨不出来究竟是哪些地方受伤了。

  不过,他还是笑,哪怕现在笑得难看,比哭还难看,他也还在笑。一名习武者,古武传人,从来不会有畏惧之说,不会害怕痛苦,可以失败,可以死亡,意志精神却不会认输。

  更何况,他输了,他们却不会输。

  华雄也吐出了一口血,他能够感受到胸腹被什么堵塞着一样,感觉十分的不舒服,这种不舒服之感,在他吐出鲜血之后才得到了一丝缓解。看着云闲倒飞出去,他却没有半分欣喜的表情,反而内心咯噔一下,心被骤然提了起来。

  “他怎么会出现?”华雄脑中闪烁出这个疑问,在云闲被他打飞出去后,出现的是那最开始被他打落进茶棚当中,生死不知的林斗酒!

  华雄根本就不知道,林斗酒是什么时候从半边倒塌的茶棚当中爬出来的,又是什么时候去到云闲的身边,直到现在,出现在他的眼中。迷惑,疑问,不解,华雄没有时间去想,也没有时间去解开这个问题,他感受到了生死危机。

  林斗酒握持着的长剑,刺了出来,剑光晦涩,于雨中穿梭,去到了华雄的身前。云闲被打飞,飞到他身后不知道多远的地方,不知道是死是活,没有影响到林斗酒现在的心绪。

  一切,其实早在他从茶棚里面爬出来,在大雨当中,去到云闲的身后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必然有一个人要牺牲,牺牲自己,换来另一个人的机会。

  从一开始是云闲,现在也是云闲,林斗酒依旧是那背后的掌握杀机的剑客。不是因为其他的什么,而是必然,云闲是华雄所看到的那一刻,那么就只能由他去充当那个前面的靶子。

  他们一同抬脚,一同奔跑,形影不离。每个脚步落下时候,都是一模一样的,连践踏泥水,那发出的声音,都只有一声,混杂在一起,让人根本分辨不出来。

  这当中有一点的失误,一个人脚步的偏移,快或者慢,都会变成不和谐的声响,从而被华雄听出来。那么到那时候,这策略也没有用了,偷袭更加变成可笑的说法。

  他们是两个人,重叠成了一个人,林斗酒潜伏在云闲的背后,潜隐来到了华雄的近前。

  他是一名剑客,不是刺客,可是两者,其实都有相似之处。不管是剑客,还是刺客,都在捕捉时机,于那一瞬间当中,迸发出最为璀璨的光芒。

  杀人,杀敌,都在那方寸之间。

  林斗酒是一名剑客,剑客的骄傲,从来都在剑上取,不管面对着什么样的敌人,都会无畏拔剑。林斗酒同样如此,哪怕是之前如同一名刺客一样,躲藏在云闲的背后,在真正出剑的时候,他也根本没有含糊。

  刺客在没有机会的时候,会继续潜伏,等待机会,甚至于同伴的死亡,也不能阻止他继续的等待下去。剑客则不同,不论任何情况下头,都会选择出剑,不管有没有机会,剑者所求,是手中剑,剑指之处,尽皆无畏。

  在林斗酒手中是一柄普通的铁剑,远远没有悬剪的锋利,也依旧有着锋芒闪现。点落的剑光,于华雄的胸膛前面绽放。

  退,退,退。

  华雄退后,手中没有兵器,让他依旧选择了暂避锋芒。剑尖,那样的刺在他胸前之处,贴得极近,稍稍慢上一点,就会刺进他的胸膛里面。

  悬之又悬,华雄对于自身的强大有所预料,他却知道,只要受了伤,他也一样会流血!致命的部位被长剑刺中,还是一样有性命之危,会死!

  他再没有选择用手去接了,之前双手已经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剑伤,再经过没有半分花巧的对拳,他已经不敢再轻易的做出如此大胆的举动。当然,更重要的是,林斗酒的剑术很高,华雄已经吃过苦头了,自是不会犯上之前的错误。

  在凉州,华雄也见过不少的游侠儿,其中也有剑术高强之辈。华雄杀他们,却根本用不上多少的时间,费不了多少功夫,在江湖上头,与战场上头的厮杀,是远远不一样的。

  越简单的,越强大,这是华雄所信奉的信条。战场杀伐,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太多的变化,都为了杀死敌人,用最快的时间杀死敌人。

  太多的变化,意味着意外的多寡。原本华雄以为林斗酒也是江湖人,可现在,他的每一剑,都无比的简单,十分简洁,就是刺,再刺,更快的刺!

  每一下长剑的刺出,剑尖剑刃还会有微微的偏转,这就是为了之前他的徒手抓剑做出的应对了。也是为了,再刺进身体的时候,还能用最快的速度挑出,同时还将伤口扩大,将血管割裂,剔出一块肉来。

  正因为知道,华雄才忌惮,才不断的后退,被压制。

  太简单太快,如此的简单,能或者不能,给华雄选择的也只有这两个。他不能,于是退后,并不断的在寻找这机会,只是可惜的是,没有机会。

  反而林斗酒的出剑越来越快,每一剑,都紧紧跟随着华雄。每一步的闪躲,都在林斗酒的计算当中,他计算到了,长剑随之点出,不断压缩着华雄能够闪躲的空间。

  弈剑!

  剑如棋子,棋落剑落,天下如棋盘,对敌也是也是在棋盘上头的黑白双子厮杀。这是种截然不同的剑道,就在于算,不停的计算,算出敌人的选择,算出敌人的应对加动作,以剑破之。

  林斗酒的头脑在高速的运转,手中剑也在以最快的速度落子,编织出的棋盘,围成困局,将华雄笼罩在里面。他的表情没有因为现在占到上风有一点的松懈,事实上现在在下着的这一盘棋,别看他占据着上风,可华雄却有着破局的能力,随时可以将棋盘给他完全推掉。

  弈剑弈剑,在于一个弈字。敌我双方实力并不匹配,那又怎么去弈?一步踏错,一子落错,那就满盘皆输。

  别看现在压力表面上都在华雄的身上,可其实,林斗酒身上的压力更大。精密的计算,转变成为干净利落出剑,这期间需要一段的时间,可事实上给林斗酒的时间却无比的短暂。

  但其实,林斗酒也并非要杀死华雄啊!之前的云闲,到现在的他,也都是棋局上的棋子罢了,真正的杀手,决定棋盘走向的,也不仅是他们两个!

  空悟动了,一步窜出,在他眼中,这是一个机会,杀死华雄的机会。他的双掌结成一个掌印,整个人有一种圣洁之感,然而当双掌印下的时候,杀机凛然!

  “你们真的以为你们能赢?”华雄突然问了这么一句,他停下了后退的脚步。

  被夹在中间,进退不得的他,前是林斗酒的剑光凛冽,后面的是空悟的掌透杀机。此时,他却没有半分的担忧,相反脸上露出了一丝诡秘的笑意。

  他的脚向下一踏,踏在了坚硬的物体上,一角偏移,竖立着飞了起来。他伸出手,握住了飞的剑,朝着林斗酒刺来的剑同样刺去。

  眼瞳一缩,林斗酒直接弃剑后退,在华雄手中的剑,不是其他普通的铁剑,是悬剪剑。悬剪剑之利,林斗酒是知道的,静立的不动的时候,拿其他普通的铁剑来斩击的话,都会直接从中断成两半!

  果然,刚刚铁剑脱手,铁剑就被华雄拿着的悬剪剑给斩成了两截。剑刃,与剑刃半截连带着的剑柄落地,插入土地当中。失去了长剑的林斗酒,已经等于是失掉了一臂,战斗力锐减。

  一名剑客,失掉了手中的剑,那已经算是失去了性命!

  这时候,华雄才回身,悬剪剑的剑身一抖,上头的泥水被甩溅出来,露出了那抹剑光。刺出,长剑荡来,锋锐的光芒于雨水里面绽放。

  空悟下落的双掌,立刻停住了,面前,就是悬剪剑。双掌再击下,他的所谓铁拳,也仅仅是“铁”,并不是真正的铁!

  在碰上真正的铁的时候,铁拳,也不能够撑上多久的时间。会被直接连同骨头,血肉,一同被切断。

  “你们输了。”华雄冷笑。

  “事实上,你们早就输了,不是因为我在这里。而是因为,你们要拦截的东西,已经不在这里了。”他说道。

  华雄是个武将,但他知道,他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自然而然,这些拦截他的人,为的是什么。

  “是吗?”突然,另一个声音,从更远处的地方出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